親歷者講述巡航釣魚島:與日本船對抗航行

親歷者講述巡航釣魚島:與日本船對抗航行

親歷者講述巡航釣魚島:與日本船對抗航行

www.gurkhaguard.com.hk

瞭望東方周刊第36期封面巡航釣魚島3年多前的2008年12月8日,中國海監46、51船,曾經有過一次貼近釣魚島的特殊航行,那是中國公務船首次進入釣魚島周邊12海裡區域。此次巡航開啟瞭中國公務船巡航釣魚島的先河。《瞭望東方周刊》獨傢采訪瞭“12·8”巡航釣魚島的多位親歷者。“12·8”巡航釣魚島正在中日雙方船隻對峙時,附近海域正好有一條中國商船經過。通過高頻收聽現場直播的中國商船立即聲援中國海監船,在高頻裡斥責日本,讓日本人歸還釣魚島。朱志清一直念念不忘,覺得“非常給力”9月11日,中國海監46、中國海監49、中國海監51、中國海監66船駛向釣魚島外圍海域,宣示主權。3年多前的2008年12月8日,這4艘海監船中的46號和51號船,曾經有過一次貼近釣魚島的特殊航行,那是中國公務船首次進入釣魚島周邊12海裡區域。此次巡航開啟瞭中國公務船巡航釣魚島的先河,此後至今,中國海監船、中國漁政船數十次前往釣魚島海域巡航。《瞭望東方周刊》獨傢采訪瞭“12·8”巡航釣魚島的多位親歷者。2008年12月7日,東海之上,寒潮過境,船舶稀少,氣氛蕭瑟。早晨7點,中國海監51、46船從舟山錨地駛出,向東海進發。大多數船隻還在港灣避風時,兩船像平時例行巡航一樣,以12節的經濟航速悠然前行。兩海監船之所以選擇這個時機出海,是希望靠天氣避開視線。它們正在執行一項籌劃已久的任務:計劃在一天之後進入釣魚島海域巡航。如果成功,兩船將創造歷史,因為此前還從來沒有中國政府公務船進入釣魚島周邊12海裡海域。根據《聯合國海洋法公約》,一國領海基線以外12海裡之水域即該國領海。8日凌晨4點,連續21小時的航行後,中國海監編隊抵達預定的A點。由此地再行駛兩個多小時,就能抵達釣魚島。但對於兩艘海監船來說,接下來短短20多海裡的航程,將是完全未知的領域。自上世紀70年代初起,日本對釣魚島及其附屬島嶼和周邊海域進行瞭實際控制。中國海監船如何能突破日方封鎖?這不是心血來潮海監上述行動6天前,馳援南海的51船經過長期航行剛剛回到上海的港口,便被告知有新的出海任務。12月5日,海監51船政委蔣法良收瞭船員們的手機,防止他們在和傢人通信時無意泄密。船員們知道,這次要有大動作瞭。但當國傢海洋局東海分局局長張惠榮召開動員大會,船員們得知目的地是釣魚島時,還是有些吃驚。在此之前幾年,海洋局東海分局就開始籌劃此事。此次行動的海上總指揮,國傢海洋局東海分局副局長、時任中國海監隊東海總隊總隊長劉振東告訴《瞭望東方周刊》,自從2006年中國海監隊開始定期巡航之後,東海分局就開始考慮此事。到2008年,東海分局的報告被批準。“這不是心血來潮。首先是內部要制定一個詳細計劃,到底怎麼巡航,會碰到什麼情況,怎麼應對,考慮具體細節的方案。”船長親自駕駛大行動前的氣氛讓人亢奮。8日凌晨,時任51船船長、現中國海監東海總隊指揮處副處長何旭明睡瞭兩三小時就醒瞭,在到達A點之前,他提前進入工作崗位。船長,此刻親自擔任駕駛員。4點,突破A點之後,眾人神經逐漸緊繃。隨著釣魚島越來越近,日本船隻隨時可能“殺出”。這種氛圍在5點50分打破。何旭明向劉振東報告:編隊已經進入釣魚島12海裡!接下來的近1個半小時內,日本船隻沒有出現,編隊開始繞道巡航勘探。此時東方漸亮。太陽在2008年12月8日,首次在釣魚島和中國公務船相會。隨著編隊離島越來越近,視野之中的島嶼逐漸清晰放大。12海裡處的一個小圓點逐漸變為印象中釣魚島的輪廓。蔣法良告訴《瞭望東方周刊》,從側面看去,釣魚島就像一隻筆架。船員們像發現瞭新大陸,掩飾不住內心的興奮。很少在海上照相的何旭明對蔣法良說,“我要以釣魚島為背景拍張照”。這個主意迅速得到大傢呼應,眾人紛紛走上甲板,手舉五星紅旗,背靠釣魚島,激動地擺好造型。時間寶貴。進入12海裡,即完成瞭最重要的任務內容。此行釣魚島,海監船還有更多目標,其中最主要的一項是收集釣魚島周邊信息。何旭明告訴《瞭望東方周刊》,由於釣魚島及其附屬島嶼長期由日方控制,中國所掌握的關於釣魚島周邊的水深、地質、地貌等資料極少,甚至無法支持海監船抵近釣魚島巡航之用。因此,在巡航過程中,駕駛員隻能憑借經驗,通過觀察島礁附近海水顏色的變化、海流流向的改變來駕駛船隻。“在我的職業生涯中,從來沒有遇到過這樣的情況。”經驗豐富的何旭明說。航行之暇,何旭明抽空測試瞭釣魚島周邊的海水深度。結果發現,釣魚島周邊的海底地勢陡峭,水深變化幅度很快,不能按照常規性推斷,常伴有跳躍式變化。對駕駛員來說,最大的危險是不知水深。盡管此時日本船尚未出現,但如果船員一不留心,初來此地的海監船也有可能擱淺在這塊熟悉而又陌生的水域。初次交鋒鬥技7時10分之後,當編隊巡航至釣魚島南側時,51船左前方出現瞭桅桿的影子,日方船pl126“國頭”現身。又一次出乎意料的是,“國頭”竟然沒有發現中國海監船,依然保持原航向航行。直到20分鐘後,發現“異樣”的日本船才改變航向,加速向編隊撲來。眼看要接頭時,“國頭”突然以一個180度的轉向(這是非常規操作動作),從51船左舷插入編隊與釣魚島之間,試圖用船身阻擋中國海監船,不讓其接近釣魚島。此時的中國海監船以二敵一。海監46船輔助51船,但“國頭”顯然看出51船是指揮船,因此不離不棄,始終嚴卡內線。盡管數量上處於劣勢,但因為更熟悉釣魚島周邊的地形,因此在對抗航行之中,日本船占據優勢。為瞭接近釣魚島繼續取證調查,51船開始和“國頭”鬥技。通過不停地變換速度打速度差,結合變向卡位,雙方不停地試圖讓自己插入對方與釣魚島之間。何旭明回憶道,雙方展開爭搶的回合很多。在此過程中,中國與日本船最近距離不足百米,對方船上的人臉都清晰可見。正常情況下,0.5海裡(1海裡=1852米)是兩船的安全距離,百米遠遠小於這個數字。釣魚島周邊水域原本就兇險,加上與日本船隻的對峙,駕駛員和水手必須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此時51船的駕駛室裡,聚齊瞭海上指揮小組的6名成員,包括時任中國海監東海總隊總隊長劉振東、時任中國海監東海總隊副總隊長鬱志榮、時任第五支隊支隊長羅傢誠、維權支隊的副支隊長董奚戟、何旭明和蔣法良。同時,駕駛室裡的駕駛員由平時的1人增加為3人,來回望,防止死角。盡管如此,船上的人手一時還是不夠用。鄭重宣示主權雙方對峙之中,頭頂突現飛機轟鳴。日本的“比奇”固定翼飛機到達現場,在頭頂盤旋10分鐘後飛離。這時,坐鎮上海的國傢海洋局東海分局局長張惠榮指揮道:51、51,主動喊話!主動喊話!“喊話”是海監船巡航執法過程中最主要的環節。執法過程中喊話異常講究,針對不同情況,海監總隊制定瞭不同的喊話規定,每一句話都做瞭詳細預案,具體到每一個詞。盡管必須在關鍵點上“照本宣科”,但對於執法隊員,喊話卻絲毫不能大意。劉振東說,維權執法工作難度高,因為這代表的不是個人,不是船隻,也不是單位,而是國傢!執法隊老隊員曾經拿日本的反面案例警示新人。2002年,日本在東海中國海域打撈沉船,中國海監船前往現場執法。當海監船與日本巡視船通話時,日船信口開河稱他們的行動是經過中國政府批準的。但事後查詢得知並無此事。據此,中國外交部向日方交涉,日本外務省後來不得不為日本巡視船的失言而向中國外交部道歉。51船接令,先用英文喊道:這裡是中國海監51,請告知你船目前船位、船向和船速。未收到回復後,又用中文聲明:釣魚島及其附屬島嶼自古以來就是中國的固有領土。中國海監51船與中國海監46船正在中國管轄海域執行例行性巡航任務,你船行為已經侵犯瞭中國的主權,請立即停止侵權行為,離開此地!這時收到日方回應:聽不懂。中國海監船一般隻用英文或中文喊話,在此次行動中,專門在執法隊增加瞭一名日語喊話隊員。於是中方第三次用日語喊話。喊話後,日本船隻默不作聲。8時50分,日本海上保安廳巡視船pl03“久高”馳援現場。獲得增援的日本船遂展開一對一架勢,“久高”攔截46船,“國頭”攔截51船,阻擋編隊靠近釣魚島。這時,空中再次出現飛機,日本海上自衛隊的p-3c反潛巡邏機繞行三周,15分鐘後離去。一段沉默後,“久高”要求通話。日方稱中方海監船為海洋調查船,以禁止海洋調查的名義要求我編隊離開所謂的“日本領海”,同時在船舶的液晶顯示屏上打出“在日本領海內不得作業,下錨,漂泊,徘徊”。此時中國海監船編隊已經繞釣魚島一周,信息收集完畢,主要任務都已完成。聽到日方喊話,陸上指揮局長張惠榮緊急請示北京總指揮部,要求繼續繞道航行,同時,要求51船繼續對日方喊話,嚴正表明立場:你船要立即停止幹擾我船行動,立即離開我國管轄海域,否則由此引起的一切後果由你方承擔!中國商船聲援與喊話一樣,拍攝取證是海監船巡航執法的另一個主要工作內容。風浪咆哮,海上顛簸使得拍攝取證工作異常艱難。當時在船上負責此項工作的東海維權執法支隊執法隊員胡超峰為取得最佳拍攝效果,在脖子上掛瞭兩臺相機,其中單是一個600mm定焦鏡頭,就超過5公斤重。根據工作經驗,胡超峰總結技術要點如下:立足要穩,身體要定;在此基礎上,船體上升時,扛著機器的手臂收縮,船體下降時,扛著機器的手臂抬升,“負負得正”抵消船體顛簸的影響。“拍攝後的素材不能加修飾,拍下來是怎麼樣就是怎麼樣。要原始信息,這樣才有法律效力。”胡超峰告訴《瞭望東方周刊》。由於已經收集完畢數據,此時中國海監船轉移重點,不再嘗試擠占內線,而是不斷通過喊話宣示中國對釣魚島的主權。此前,中方船隻距離釣魚島最近時,46船為0.96海裡,51船為1.2海裡。蔣法良說,“釣魚島上的樹木,肉眼都能看得非常清楚”。海監51船二副朱志清告訴本刊記者一件趣事,正在中日雙方船隻對峙時,附近海域正好有一條中國商船經過。通過高頻電臺收聽到“現場直播”的中國商船立即“沖進來”聲援中國海監,在高頻裡痛斥日本,要求日本歸還釣魚島。朱志清對此一直念念不忘,覺得“非常給力”。下午1時剛過,局面僵持之際,51船前方又出現一艘日巡視船pl61“波照間”,航速之快足足超過30節(1節=1海裡/小時。中國海監51船全速不到20節)。此船前甲板有未穿炮衣的火炮和固定的高壓水槍,四周安裝瞭防碰撞的設施,一看便是對付保釣船隻的專用船。它來勢洶洶,一到現場便對51船拍照錄像。隨著日本船增多,中國海監開始將航線從釣魚島轉向其附屬的赤尾嶼、黃尾嶼等島嶼,並繼續與之周旋。在編隊對釣魚島巡航9小時58分鐘後,日本海上保安廳pc219“八重月”到達現場。此船噸位小、速度快,顯然是防止中方登島而來。事實上,中國海監船此次並沒有登島計劃。否則,在日本船隻尚未出現時便可輕易實現。在“八重月”到達現場8分鐘後,編隊收到指揮部返航的命令,隨即收兵,掉頭西北。面對離去的中國海監編隊,日本pl61船在編隊左側,貝爾直升機在編隊右側伴航。到18時15分,當我編隊距釣魚島約26海裡處時,日巡視船返航。中斷瞭日方所謂“時效取得”陰謀一天後的12月9日,外交部的例行記者會上,“12·8”釣魚島巡航成為焦點。有記者要求當時的外交部新聞發言人劉建超證實此事,劉建超回答,釣魚島及其附屬島嶼自古以來就是中國的固有領土,中方有關船隻在中國管轄海域進行正常的巡航活動是無可非議的。中國海監船巡航釣魚島的消息一經傳播,迅速掀起巨大影響。有網友以《偉大時刻!中國“海監雙雄”抵達釣魚島海域》在網絡上傳播轉述海監船的行動。海監船的行動也在港臺地區和海外華人中引起巨大反響。就在中國海監船巡航釣魚島半年前,臺灣漁船“聯合號”在釣魚島附近海域與日本海上保安廳巡邏船相撞,“聯合號”在釣魚島南方約9公裡處沉沒。隨後,外交部對日本海上保安廳船隻“到釣魚島附近海域活動並導致中國臺灣漁船沉沒表示嚴重關切和強烈不滿”。值得註意的是,日本在轉述此事時一直將中國海監船表述為“中國調查船”,試圖以此逃避日本在釣魚島主權問題上受到的質疑。劉振東說:“讓釣魚島問題冷下來對中國不利,一定要攪動。再不有所行動,按照國際慣例,過50年後就可能是他們的瞭。”“12·8”巡航,攪動瞭釣魚島的一池水。張惠榮說,此次巡航以實際行動中斷瞭日方所謂“時效取得”的陰謀,有助打破其長期以來實際控制的局面,扭轉對我不利形勢的繼續發展。面對嚴峻現實,此次行動的目的就在於“顯示存在,體現管轄,宣示主權”。在上述外交部的記者會上,當有人追問中方未來是否會再次派出船隻進入釣魚島時,劉表示,中國船隻是在中方擁有主權的海域進行正常的巡航活動。至於何時再派出船隻,這是中方的事情。

Tags:
Managed security services,
Security services,
保安服務,
護衛保安服務,
Security Company,
Event Security Company,
保鑣公司,
護衛公司,
私人保鏢公司,
Hotel Security Guard,
Private security guard,
Personal security guard,
private security guard,
Event Security,
Construction Security,
護衛員,
保安員,
BodyGuard,
Security Guard,
保鏢,
保安,
護衛,
地盤護衛,
地盤保安員,
酒店保安員,
保安護衛員,
兼職保安員,
Gurkha Security Guard,
Gurkha,
Gurkha Guard,
SEO,
SEO,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SEO,
SEO,
SEO,
SEO,
Whatsapp Marketing,
TVC,
Wechat Marketing,
Wechat Promotion,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whatsapp marketing,
wechat marketing,
seo,
e marketing,

網頁設計提供seo, e marketing, web design by zoapcon.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